The CNVC Office is closed Thursday, November 23, and Friday, November 24, 2017, for the US Thanksgiving holiday.

PLEASE NOTE:

Our website is undergoing a major upgrade, which will make many of the resources you are looking for available without registering for an account. Until the new site is launched, the self-registration of new accounts has been suspended. Please review the links in the box in the left sidebar to find and access learning resources and articles currently available on our site.

Judi Piggott, Website Upgrade Project Coordinator

Existing accounts will still be fully active. 

非暴力沟通的精神基础(非暴力沟通意识)

非暴力沟通的精神基础(非暴力沟通意识)

与马歇尔·卢森堡博士的问答:

在非暴力沟通过程中,非暴力沟通意识重要吗?

非暴力沟通意识是非暴力沟通的基础。我想,看到这一点并在这基础上学习具体方法,是重要的。它确实是一种修行,一种生活方式。即使我们没有提到这一点,人们也会被它的方法所吸引。即使他们把它作为具体的技巧在生活中运用,他们也开始在人际关系方面有了一些前所未有的体验。这样,或迟或早,他们也将体会到非暴力沟通意识。他们开始看到,它不仅仅是个沟通过程,而且是表达某种意识的尝试。由于非暴力沟通意识的重要性,我试着把它结合到培训中,并避免让抽象的理念破坏它的美丽。

“神”对你意味着什么?

我需要一种适于我的方式看待“神”,换一种方式或角度来看待这种��,这种强有力的能量,我就把“神”称作“心爱的神圣能量”。曾有一段时间只叫它”神圣能量”,而后来我阅读了一些东方的宗教著作和诗歌,我喜欢上了他们与“神”联系的方式 - 与这种能量深情的连接。我发现,这个经历让我在“神圣能量”前加上“心爱的”。对我来说,“心爱的神圣能量”就是生命,就是与生命的连接。

你喜欢用什么方式来感知“心爱的神圣能量”?

那就是我与人建立连接的方式。我通过以某种方式与人连接来感知“心爱的神圣能量”。我不仅仅看到“神圣能量”,而且,我尝到“神圣能量”,我感受到“神圣能量”,我自己就是“神圣能量”。我以某种方式与人建立连接的时候,就与“心爱的神圣能量”相连接。那时,“神”对我来说是鲜活的。我还喜欢其他的方式,例如,跟树说话,跟狗或者猪说话。

你如何发展出非暴力沟通的?

“心爱的神圣能量”是什么?如何与它相连接?我通过对这两个问题的觉察,来发展出非暴力沟通。我对临床心理学非常失望,因为它以病理学为基础,并且我不喜欢它的语言。它没有把人类的美呈现给我。所以,在得到学位后,我决定在卡尔·罗杰斯和亚伯拉罕·马斯洛的方向上继续研究。

我决心关注事情的这一面,并问自己一个让人感到不安的问题,“我们是什么,以及什么是符合人性的生活?”我发现在心理学里很少写到这一点。我就上了一门比较宗教学的速成课,因为我看到宗教对这个问题做了更多的讨论。并且“爱”这个词在每种宗教里都会一直出现。

我过去常常听到,很多人以一种宗教的意味来使用“爱”这个词,就像,“你应该爱每一个人。”有一阵子我真的烦透了“爱”这个词。“哦,我就应该去爱希特勒吗?”我当时可不知道像“扯犊子”这种词,但是我会用一个我的词来表达这个意思。我试着更好地理解爱的含义,因为我能看到,对千百万不同宗教的人们来说,它有如此重要的意义。“爱”是什么,你如何去“爱”?

当我试着去理解爱是什么,如何彰显爱,如何去做,非暴力沟通应运而生。我得出结论,爱不仅是你的某种感觉,而是我们所彰显的,我们所做的,以及我们所拥有的。这种彰显是什么呢?它是以某种方式给出我们自己。

“给出我们自己”,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对我来说,给出我们自己,意味着诚实地表达此刻我们内在鲜活的生命状态。为什么每种文化都这样互致问候 - “你好吗?” - 这引发了我的兴趣。这的确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能知道在那一刻某人内在鲜活的生命状态,那是多么美好的礼物!

把自身的内在状态作为礼物送出去,是爱的彰显。那就是随时直率诚实地坦露你自己鲜活的生命状态,就像给出一份礼物而没有任何其他目的。没有责备,评判或惩罚。仅仅是“我在这儿,这是我想要的。”此刻,我坦然面对自己的存在。对我来讲,这是一种表达爱的方式。

另一种我们给出自己的方式,是通过我们如何听到他人的话语。用倾听来接收,与对方内在鲜活的生命状态相连接,没有评判。只是听到对方内在状态是什么,以及他们希望怎样。所以非暴力沟通只是在表达我所理解的爱。

非暴力沟通源自于你要彰显爱的愿望之中?

心理学的实证研究明确了健康关系的特征,这对我也有启发,而研究那展现爱的活生生的人,也对我有帮助。我从中整理出了这个过程,以我能理解的爱的方式,帮助我与他人建立连接。

接着,我看到了这样与人建立连接之后发生了什么。这种美,这种力量,把我与一种能量连接起来,我选择叫它“心爱的神圣能量”。所以,非暴力沟通帮助我与内在的美好的“神圣能量”保持连接,也与他人内在的“神圣能量”相连接。毫无疑问地,当我把自己内在的“神圣能量”,与他人内在的“神圣能量”相连接,它带给我的,是我所知道的最接近的与“神”连接的经验。

你如何防止“小我”影响你与“神”的连接?

“小我”与我的文化所教导我的思考和交流的方式紧密地捆绑在一起。此外,我的文化教导我以特定的方式满足我的需要,同时又训练我把我的需要和一些满足需要的策略混为一谈。看到这些,我提醒自己牢记,我的文化训练我的这三种方式,都不符合我最大的利益,其出发点更多的是“小我”而不是我与“神圣能量”的连接。我学习了一些方法,在我以文化教导我的方式思考时,来帮助自己保持觉察,并且已经把这些内容加入非暴力沟通。

那么,你认为我们文化所使用的语言阻碍了我们更深地觉知“神圣能量”?

是的,绝对如此。我认为我们的语言把它变得非常困难,特别是那些文化中习以为常的表达方式,以及“神”这个词语所引发的联想。这些年,在传授非暴力沟通的过程中,我发现评判,或者非对即错的思考方式是最难克服的障碍之一。那些学员全都上过学校或者教堂,所以如果他们喜欢非暴力沟通,他们很可能会说,这是“正确的沟通方式”。人们很容易把非暴力沟通当作目标。

为了更好地回答这个问题,我改写了一个佛教的寓言。想象一个美丽而神圣的净土,在那里你会���的见到“神”。但是,在你和那儿之间有一条河。你想去那个地方,不过你先得渡过这条河。所以你弄来一只筏子,这筏子可真是帮你渡河的好东西。只要渡过河之后,再走几里,你就可以到达这个美丽的地方。但这则佛教寓言在结尾处写道,“渡河之后,身上还背着筏子去净土的人,是个傻瓜。”

非暴力沟通是一个工具,帮我渡过文化对我的教育,而到达那方净土。但非暴力沟通不是那片净土。如果我们对筏子上了瘾,对筏子执着,只会让去那里变得更加艰难。仅仅学习非暴力沟通过程的人们可能会完全忘记了那个地方。如果他们过度地将筏子抓着不放,那非暴力沟通过程也会变得机械化。

我想与人连接,并到达那个我们可以与“神圣”相连接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彼此的行为都是出于“神圣能量”。而非暴力沟通是我找到的最强有力的工具之一。

这就是非暴力沟通的精神基础?

对我来说,非暴力沟通的精神基础是我尝试与他人内在的“神圣能量”相连接,让他们与我内在的“神圣能量”相连接,因为我相信当我们真的与自己及彼此内在的“神性”互通,人们会乐于滋养彼此的生命,并且比做其它任何事情都喜悦。所以对我而言,如果我们与他人内在和我们内在的“神圣”相连接,我们就会乐享发生的事情,那就是非暴力沟通的精神基础。在这个地方,暴力不可能发生。

与“神圣能量”缺乏连结,是否造成世界上的暴力?

我这么说好了:我觉得我们被赋予选择,来创造我们的世界。我们也被赋予这美好又丰富的世界,来创造一个充满快乐与支持的人间。对我来说,世界上暴力,源自于我们与“神圣能量”疏离或断了连结之时。我们从小的教育鼓励我们切断与这个能量的联系,那么我们要如何建立连结?我相信,我们的文化背景及教育,特别是关于“神”的教育,使我们与“神”断了连接。

华特‧温克曾在著作中提及,权威文化如何利用特定的关于“神”的教导,来维护对人民的压制。这也是为什么主教和国王常常关系密切。国王需要主教来把压制合理化,并用合理化惩罚和统治的方式来解读圣书,等等。

我们要如何克服主流文化的影响?

我时常跟非常痛苦的人打交道。我记得曾经和二十位塞尔维亚人及二十位克罗地亚人合作过。这群人中,有些人的家人曾被另一方杀害,而世世代代,双方的头脑中不断被灌输关于对方极负面的想法。他们花了三天的时间,向彼此表达愤怒及痛苦。幸好,我们在那儿待了大约七天的时间。

关于这些,我还没提到一个词:「必然」。这么多次,我都发现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人们通过这种方式连接,最后必然会享受彼此真诚的给予。这是必然的。对我来说,我的工作就像在看魔术表演,美得无法用言语表达。

不过,有时“神圣能量”的作用没有想象中来得快。我记得自己身处双方的悲愤和痛苦之中,心想着:“‘神圣能量’啊,如果您可以疗愈这一切,为什么您需要这么久的时间?为何要让这些人经历这些过程?”于是,“神圣能量”就这样回答我:“你就尽力地连接,投入你的能量。你只要连接,并协助他人连接,其余的就交给我吧。”但是,即使我脑海里有这样的想法,我内心知道喜悦将必然发生,只要我们不断地和自己的“神圣能量”连接,并使彼此的“神圣能量”相通。

的确,快乐的时光来临了,而且十分美妙。最后一天,大家都在分享快乐的事情,很多人说:“你知道吗,我曾以为,经历这些事情之后,我永远再也无法感到快乐”。这是大家共有的话题。七天前,这二十位塞尔维亚人和二十位克罗地亚人对彼此只有无比的痛恨,而那天晚上,他们共同庆祝生命的美好。

认识“神”是否可以让我们得到这样的情意相通?

在这里,我想再次避免对“神”作知性上的探讨。如果“认识神”意味着与“心爱的神圣能量”有亲密的连结,那么我们每一刻都像置身于天堂中。

“认识神”所带给我的天堂,就是这种必然性。了知这一定会发生,不论发生任何事情,如果我们彼此能够达到这种层次的连接,并感知彼此的“神圣能量”,那么我们一定会乐于付出并回馈生命。我已经与经历很悲惨的人合作过,所以我已经不再担心,因为美好的情意相通是必然会发生的。如果我们能够达到那种质量的连接,我们会喜欢它带给我们的那片净土。

我很惊讶这种连接是多么有效。我有更多类似的例子,如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政治、宗教激进份子之间的冲突,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冲突,以及在尼日利亚的基督徒族群。跟以上这些人合作,我总是惊讶地发现,让双方和解和疗伤是多么地容易。如同以往,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让双方连接到彼此的需要。对我来说,要与“神圣能量”相通,最快速、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通过我们的需要。每个人都有相同的需要。有需要的原因,正是因为我们是活生生的人。

你如何让敌对双方了解,彼此给予是他们的需要?

如果人们达到那种层次的连接,“敌对”形象就会难以维持。纯正的非暴力沟通是我找到的最有效、最迅速的方法,帮助人们从异化的思维和敌意,到达享受彼此给予的状态。

当一个胡图族人和一个图西族人面对面时,而他们的家人曾被对方杀害,不可思议的是,在两三个小时内,我们可以让他们相互关怀。这是必然的,一定会发生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使用这个方法。

让我很惊讶的是,双方无比的痛苦是多么容易、又多么迅速地消失。非暴力沟通能非常迅速地疗愈经历很多痛苦的人。而这点让我想加速这个过程,因为以我们目前的方式,还是需要不少时间。

那我们要如何为其他八十万胡图族人和图西族人,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来加快这个过程?我倒想看看,如果用电影或电视剧的方式来呈现这个过程,会有什么结果。因为我看过,当其他人观看两个人经历这样的过程,就会产生替代性的学习、疗愈及和解。所以我想尝试透过媒体,让大众可以迅速地经历这种过程。

在使用这个过程时,你曾碰到过任何文化上或语言上的障碍吗?

让我讶异的是,这类的障碍非常少、也微不足道。我第一次使用其他语言教导这个过程时,当时我真的怀疑到底可不可行。我记得第一次到欧洲的时候,我当时要先去慕尼黑,再到日内瓦。我和同事都怀疑是否有办法用其他语言使用这个过程。我的同事要用法文介绍非暴力沟通,而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当场回答她的问题。当时,我想我们至少试试看是否可以通过译者介绍非暴力沟通。结果效果非常好,没有遇到任何问题,而且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所以,我就不再担心了,我只要用英文讲解,译者翻译就好了,效果非常好。除了无关紧要的小细节,我想不起在任何文化中遇到了困难。我们不但没碰到困难,而且还时常听人们说,这个过程符合他们宗教的基本精神。这是古老的东西,人们认得它,并且感激这种表现形式,但它没有任何新的内容。

你认为心灵修行对实践非暴力重要吗?

我在所有的工作坊中,都建议人们好好地问自己以下问题:“我选择如何与他人连接?”我也建议他们尽量对这个问题保持觉察。确保这个选择是他们自己作出的,而不是盲从社会化过程中所接受的教诲。认真思考一下,你会选择用什么方式与他人连接?

对我来说,心存感激也发挥重要作用。当我察觉到想要表达感激的行为,不论是自己或别人的行为,而我也察觉到这行为发生时我的感受如何,并知道这个行为满足了我的哪些需要,那么表达感激会让我体会到,我们身为人类所拥有的丰富生命的能力。这让我体会到,我们就是“神圣能量”,我们有这样的能力让生活美好,而且这就是我们最想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我们有这样的能力让生活很美好,再没有更让我们喜欢的事了,这强有力地体现了我们的“神圣能量”。这也是为什么对感激保持觉察是我心灵修行的一部分。

彼此给予的需要有多重要?

我认为,丰富生命的需要是我们最基本及最强烈的需要之一。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从内在的“神圣能量”出发来采取行动。而且,我认为,当我们“是”那“神圣能量”的时候,没有什么会比丰富生命——使用我们巨大的力量来丰富生命,能让我们更有热情、更加喜悦。

不过,当我们尝试满足“活出”这“神圣能量”的需要,并试着为生命作出贡献时,这里连带着一个请求。我们请求我们给予的对象的反馈。我们确实想知道:“我的用意和我的行为是否带来了我所期待的结果?”有满足感吗?

在我们的文化里,这种请求会被扭曲成其他想法,也就是我们“需要”对方因我们做的事而爱我们,感激我们做的事,并认同我们做的事。而这种想法就会扭曲并破坏整个过程的美好。我们需要的,不是他们的认可。我们的用意在于,用我们的能量来丰富生命。但我们需要反馈,如果没有反馈,我如何才能知道我的努力有没有成功?

另外,我可以借助这个反馈来了解,我是不是从“神圣能量”出发。如果我重视批评的程度,和我重视感谢的程度一样,我就知道自己是出于“神圣能量”。

─马歇尔‧卢森堡博士

Your rating: Average: 3.8 (8 votes)
Print

The Center for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9301 Indian School Rd NE Suite 204
Albuquerque, NM 87112-2861 USA
Tel: +1.505.244.4041 | Fax: +1.505.247.0414 | US Only: 800 255 7696

NEW fundraising opportunity for US residents.